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无形之刃

后记 (二)

后记 (二)

天气预报比朋友圈的养生文还不靠谱。

已经连续预警了三天的台风还见不到半点影子,下午五点,依旧有稀稀疏疏的阳光不依不饶地从那辆破比亚迪警车的挡风玻璃穿透下来,晒得钟宁一阵困意。

合上手中的《犯罪学论述》,他看向了右边的沃尔玛生活广场—不断有顾客进出超市,看来生意不错,还有打扮成奶牛模样的促销员正卖力地喊着揽客口号。再往远处,十来个早早吃完晚饭的大妈已经摆好了音响设备,跃跃欲试打算大展身姿。

头顶的大屏幕来回滚动着关于“见义勇为,良好市民”的新闻采访,被采访者是一个光头文身汉,被女主持人盯得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一脸娇羞地解释着:

……不是,不是,我那天其实就是看他没冲厕所,觉得这人没素质,所以一把扯住了他。我没想到他是个连环杀人犯啊!现在政府奖励我十万块钱,多了,我真觉得有点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冲厕所是不对的,特别是公共厕所,多没素质!对吧?美女。话再说回来,我这确实也算是见义勇为了……

“宁哥,这人运气好啊,十万块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张一明一脸羡慕地看完了新闻采访,忽然又不解道,“你说你到底是咋想的?兜兜转转一大圈,又决定回派出所了?”

连环凶杀案告破,张国栋张大局长亲自邀请钟宁进入刑侦总队,但钟宁去报了个到,第二天居然又回了派出所,依旧坚守在这辆破比亚迪里。这让张一明想破脑袋都没想明白缘由。

“呵,你是自己要跟我回派出所的啊。怎么,后悔了?”

“谁让你是我偶像嘛。”张一明呵呵一笑,“可你不老觉得派出所那些狗屁倒灶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没意思吗?”

“狗屁倒灶?鸡毛蒜皮?”钟宁看着大屏幕上的光头男,“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案子是狗屁倒灶鸡毛蒜皮的,就像没有一件好事是小事一样。”

张一明似乎也若有所悟,感触颇深地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吧,以前总是不理解,为什么说法律比公平正义重要,现在我知道了,就说赵清远和陈孟琳吧,你说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太复杂了,还是法律准绳靠谱一点儿。”

钟宁又想起了赵清远那张清瘦的脸,想起了吴静思残疾的身躯,想起了陈孟琳笑的时候露出的那颗虎牙。

或许,如今的结果,对这三个人来说都算是一种解脱吧……“宁哥!有情况!”张一明忽然警觉地喊了一声。

对街广场的人行道上,一辆电动车“哗”的一声摔了,后面篮子里装着的苹果全都滚到了路中间。两旁的司机很快停下了车,边上一群路过的小学生也停止了嬉闹。

张一明眉头一皱:“要不要去看下?”

“行。”

两人刚把车门推开,路边为首的两辆车的司机已经下了车,合力帮忙把电动车扶了起来。那群小孩飞奔着四处捡起苹果送回了电动车后的篮子里,还有几个路人在关切询问电动车司机的伤势。

街上很快恢复了平静,太阳劈头盖脸地照了下来,钟宁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喃喃道:“一代总会比一代强的。”

张一明也乐了:“对,一代总会比一代强。”

他又想起一件事情来,纳闷道:“对了,宁哥,上次那个穿白色帆布鞋的妹子,你是怎么看出来她是二婚生孩子的,你还没告诉我呢!”

“那还不简单……”钟宁笑了笑,如果自己当初能早点见到吴静思,说不定也早就从她身上判断出来,她和赵清远是二婚了。

“哪里简单了,你说说呗!”

       “其实嘛……”

才开口,钟宁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接起来听了一句,他眉头一皱。

“稠的稀的?”张一明警觉地问。“干饭!”

一脚油门,比亚迪冒着黑烟,驶出了广场。

此时,大屏幕上,西装革履的男主持人正播报着新闻:

我国《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提出改修“好人法”条款,不再区分是否构成“重大过失”,只要见义勇为,一律不担责。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