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

致谢

我从不写日记。1975年到1981年在东京生活期间,我写的信也是寥寥可数。唯一能提示那段岁月的,是我拍的那些照片(没有一张拍的是我自己,那是还没有自拍的时代)和我的回忆。自然,回忆都是零碎的、不可靠的,还会不断变化,因为人生(本身就是不连贯的)总会在脑海中不断被增删改动。

我只能说,我尽了全力去回忆自己的东京岁月,并将其写在了这本书里,没有进行任何编造。但出于上述种种原因,也出于文学性的考虑,这是一个经过增删改动的版本。

我要感谢几位朋友,他们与我共享了一些经历,并好心唤醒我的记忆。最要感谢的是格雷厄姆·斯诺(Graham Snow)和罗布·席佩(Rob Schipper)。

1975年,我和吉姆·康特(Jim Conte)在镰仓一个共同熟人的美丽家宅中初次相见。他当时给我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又完全错误的印象,因为他穿了一件长及脚踝的浣熊毛皮大衣,还在闲谈中半真半假地聊起豪华乡间别墅,让我觉得他是个特别浮华的人。结果,他却成了我一辈子的朋友。承蒙好意,他读了我的手稿。我的妻子堀田江理 [1] 也是一样,她的鼓励一直鞭策着我继续前进。

怀利代理公司的金·奥(Jin Auh)见证了成书的全过程,并一如既往地奉献了她高超的鉴赏力和精神支持。编辑斯科特·莫耶斯(Scott Moyers)和克里斯托弗·理查兹(Christopher Richards)之灵活、善解人意和专业,于我也可谓夫复何求。

[1] 作者的第二任妻子。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